原本以為今天要帶班,

昨天興高采烈的買了兩盒彩色幼兒輕黏土,想像他們收到禮物的表情,

結果上了公車才發現今天講師根本找別人了,忘了通知我而已,

有點難過,但也只能拍拍臉頰。

 

**

 

出門前看到爸爸已經醒來了,對著電腦在畫畫,

畫的好像是時下很流行的禪繞畫。

電腦旁擺放的是前個月我買給妹妹的一盒素描筆。

 

**

 

公車上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

 

也許又是一種補償的心態,

補償他們常常吵架,從娘家回來以後都會帶回來小禮物。

有美少女戰士的畫版、美少女戰士的36色彩色筆、

42色的融水性色鉛筆、巧連智雜誌和錄影帶等等等等......

 

直到有回帶回來了一個小女孩。

那個孩子叫做宜靜。

 

有一段時間開始學著分享、我們有自己的房間、各自的床

(然後兩個人還會一起害怕的跑去爸爸媽媽房間的地板上睡)

 

爸媽帶我們某個大賣場,我們各自選了一小盒芭比娃娃,

然後幫它們在小矮櫃裏布置一個家。

 

一起去下面的池塘畫畫,印象中看著是魚但畫的依舊是美少女戰士。

 

偶而會拌嘴吵吵架。

 

直到某天她跟媽媽出門以後就再也沒有回來。

很長的一段時間,宜靜完全消失在我的腦海中,

直到國中整理房間時看到那矮櫃才突然想起些什麼。

 

其實宜靜來我們家的時間不到一個月,

當初媽媽看她在孤兒院內乖乖的、年齡又跟我相仿就帶回來了。

後來走了是因為從她口中得知她曾被她叔叔強暴過,

媽媽怕對我會有其他不同的影響,所以還是帶她離開了。

 

回想到這裡總會突然有些罪惡感。

畢竟是因為我的關係讓她又離開一個家。

 

**

 

樂高班的孩子其實家境都很好,

有醫生世家、有老師的孩子、有董事千金

下課炫耀的話題是每天出門要考慮的是今天要開哪部車子來上課。

 

如果台灣今天崇尚的不是這麼菁英式的教育

孤兒院或偏鄉的孩子會不會更有可能有更不同的選擇

 

等我哪天有錢了,我想買下教具到孤兒院上課陪他們玩

 

**

 

也許我這輩子都不一定會有自己的孩子。

但既然世界上已經有這麼多需要關愛成長的孩子,

與其遺憾,不如把愛轉移給已經存在的小孩。

這是高中時的想法。

 

我不知道婚姻是不是一條正確的路,

也許這輩子真的懵懵懂懂地走進婚姻,

也許過的幸福或不幸福、

也許不一定生的出孩子、

也許婚姻走不到細水長流、

 

我唯一的願望是一個家,

但也許那個家的組成並不一定要有著誰那一定的角色。

只要不要只是個空殼、我想我都能對誰說出我們回家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nih1992 的頭像
danih1992

《 E d E l W e I s 》

danih19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