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坡上走(而對方是爸爸),

天空有些灰,我依稀記得(夢裡)我來過這裡,

柏油路的兩側有矮小的建築物參差著幾棵矮樹,

從我的視角看著你可以看到遠處某個粉紅色的建築物,

你說你想上去看看某些建築物的風景(可能是某種古蹟或是廟堂),

我卻沒來由地感到恐懼,只記得一直跟你說「回去吧。」

我看到眼角餘光的圍牆上停著六隻鴿子,

純白的羽毛上有粉的像是血跡的班印。

 

 

剩下的我記不得了,

有時候會不自覺和夢裡面的旁白對話,像是今天的「不要往山上走。」

 

感覺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跟自己對話,

最近的生活被情感折騰得一蹋糊塗,

才發現自己研究所過得愜意,心理的價值觀卻越來越發的病態。

 

已經太過習慣有著一群人的自己,

閒暇的時候卻會開始難過,掉眼淚卻又說不出理由,

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nih1992 的頭像
danih1992

《 E d E l W e I s 》

danih19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