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只是代表更新日。
>>短篇前後大概都沒有關係,單純當日妄想。 根 本 架 空
 
 
>>102/10/18 
      莉莉絲只是來打醬油的。

**
 

海德拉,劇毒的源神。

有著龐大的體型和艷麗的翅膀,若站在一起和亞米相比,海德拉自然顯得醒目許多,
但卻寡言不太愛說話,總是默默的在一旁看自己的書或是沉思,
有時別人和他搭話個幾句也總是「嘶-嘶-嘶-」的回應著人家,總讓人感覺有些敷衍,
總而言之,初次見面時,亞米覺得海德拉是個不太容易相處又有些高傲的源神。
 
但最近亞米覺得,海德拉是個容易讓人感到放鬆的存在,
但又倒不如說是因為太沉默,反而不經意的讓人忽略掉他的存在也說不定。


其實,海德拉是個很溫和的源神。
 
幾天前新來的源神莉莉絲在見到海德拉時問了些微妙的問題,
諸如:「海德拉你都怎麼用手吃飯的呀?」又或是「海德拉你的身體可以拉多長呀?」此類,
亞米印象中海德拉一直以來都面無表情的臉上好似露出一絲困惑的看著莉莉絲,
間隔了幾秒空白後最後只回應了:「嘶-嘶-嘶-」,然後就拍拍翅膀飛走了。

 
「什麼嘛到底!」莉莉絲最後好像有些氣惱的跑走了。

 
亞米後來偷偷跟著海德拉飛走的方向去看看,
在圓桌旁的海德拉正想辦法用他三爪的手拿起放置在桌上的玻璃杯,
紫紅的鱗片和利爪似無沒辦法產生抓合力,
每當海德拉舉起雙手時,玻璃杯穩不了多久又滑落於桌子上。 


最後海德拉看了看自己的爪又看了看桌上的杯子,又陷入了沉思,
看來他自己也很困惑其他人是怎麼用手來吃飯吧。
 
 
嘛,真是可愛的孩子,總讓人想稍微欺負他一下。
 
「給你。」一聲不響的出現在海德背後,亞米雙手舉著的是個有曲線的陶瓷杯。
打破沉思的海德拉又是一臉茫然地低頭看著亞米:「嘶-嘶-嘶-」海德拉大概還是覺得拿不起來。

「亞米沒有要你拿喔。」小月亮往上飄了幾吋,提升到了能與海德拉平視的高度,
亞米依舊雙手舉著瓷杯,笑著看著海德拉又一臉期待著。
了解了亞米動機的海德拉連敷衍的「嘶-嘶-嘶-」都不想回應了。

 
於是,稍稍飛起後用鱗爪拍了拍亞米的頭,海德拉又飛走了。

 
「真是小氣。」亞米笑著看著海德拉拖著的長尾,啜了口杯中水。 
 
 


比起那蟲子,海德拉更能讓亞米覺得開心,大概就是如此吧。




 

 


 
>>102/10/19
      因為白爺的亞米鑽到看書的海德懷裡很萌所以有了這篇。

**


秋天到了,最近的天氣有點偏涼,
大概是還保留著蛇的習性,海德拉最近總喜歡窩在書房裡不想出來。
書房裏頭很暖活,不知道是誰在這裡堆滿了毛毯和布枕散佈在四周,
沒有桌椅的布置,大家來到這都習慣席地而坐,又或是像凱薩一樣習慣懶洋洋地躺在毯子上。

海德拉習慣佔據爐火旁的一個靠窗的角落,隨意的曲捲的身子垂下了翅膀,

舉高著分岔的尾巴,頂著書本看著。
  

總是觀察著海德拉的亞米實在納悶這樣到底要怎麼翻書,
一連幾天一起窩在書房看著海德拉的亞米只得到了一個結論:海德拉從來不翻書。

「所以牠到底都看了些什麼……」亞米不禁納悶。


同樣是在書房裡觀察著海德拉的某天下午,
抱著兔子娃娃的亞米百無聊賴的吃著加百列給的糖果,看著外頭楓樹的葉子逐漸轉紅,
總覺得,整天看著海德拉動也不動的盯著同一面書本看,
就算海德拉不累,自己空想著為什麼也覺得有些乏了,

於是亞米抓起了一旁的繪本往海德拉待著的角落走去。

 
「小海,你在看什麼?」小海是亞米對海德拉的暱稱,亞米總覺得海德拉叫起來有些繞口。
海德拉低頭看了看亞米,愣了愣,又把目光放回了書本中。

「亞米在問小海說你在看什麼?」稍微提高了音量的重複一次,這也是亞米最近的心得,
海德拉並不是不想理人,而是當不知道要回應什麼的時候,海德拉就習慣選擇無視。
但如果態度強硬了一些,海德拉還是會有些無奈地想辦法回答你的問題。

海德拉再度低頭看了下亞米,有點苦惱的皺眉,一副在思考的樣子。
「嘶-嘶嘶-」雖然牠思考過後的回答大部分也都是嘶嘶嘶。 
 


「亞米也想看看。」直視著海德拉的目光,亞米毫不氣餒的提出要求。

「......嘶-」大概是代表「好吧。」的意思,海德拉把尾巴上的書遞給了亞米。
亞米捧著有些重量的書,翻開了墨黑色的書皮,
裏頭的字有些彎曲古怪,亞米沒有見過這種文字,這種文字大概只有海德拉看得懂。

亞米歪了歪頭的看著,還是不能理解這本書在寫什麼,
一旁的海德拉安靜的候著,似乎在等待亞米自動放棄後把書和安寧還給牠。

最後亞米放棄的闔起書本,抬頭看著海德拉:「為什麼小海都不翻書?亞米都沒看過你翻書。」

「......嘶-」海德拉沒料到亞米還有話題可以繼續聊,顯得有點錯愕。
 
「因為翻不了書嗎?」
「......嘶-」

「還是其實小海只是捧著書沒有在看?」
「......嘶嘶-」根本就不能理解啊。

面對海德拉似回答又非回答的回應,亞米沒有顯得氣餒,看起來反而還有點開心,
不如說一切正中她的下懷:「那亞米來翻給你看吧!」 「......嘶-?」海德拉真的很錯愕啊。

亞米拉著海德拉的手捧成了一個弧度的圓弧狀後,
自己則跳離開了小月亮,輕盈的落在海德拉的手上,自顧自的開心地坐了下來。

蛋糕裙還是顯得有些過短,亞米的大腿緊貼著海德拉的爪掌,
總覺得有些冰涼和堅硬,亞米捧著書一直挪動著大腿坐姿,騰空的小腿則晃呀晃的,

最後把書本攤開在大腿上,抬頭看了看海德拉:「這樣看的到嗎?」

「......」又是連敷衍的懶得回應的樣子,海德拉整個僵化後又陷入了沉思。
最後,連亞米自己都有點意外的,海德拉把亞米輕輕地放了下來。

「......小海不喜歡這樣子嗎?」亞米有點失望的低頭暗復著。
但見海德拉挪動著身體到一旁的枕頭堆,翻找候取出了較大的紅色抱枕,
海德拉捧著抱枕後又飛回到原位,稍稍的低下身子到亞米可以爬上海德拉手掌的高度。

 
「小海......」些許意外的,原來海德拉是個體貼的源神。 



    

 




 
>>102/10/21
      突然很想吃壽司,我覺得亞米沒有看過壽司。

**


玉藻前很喜歡小動物,特別是毛茸茸的或是小巧可愛的。
所以當一早看到院子裡只有凱薩和亞米兩人在懶洋洋的曬著日光浴時,
玉藻前便心血來潮的決定來做著家鄉料理--壽司。
 
當有著漂亮切面的花壽司和各種握壽司擺在凱薩和亞米的面前時引來了一陣唏噓。
 
「這是什麼?」亞米顯得有些興奮,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盒中有著兔子切面的花壽司開心的問著。
「西方很少看到這種食物。」凱薩盯著米飯上鮮紅色的肉片說著:「就算是本將軍也只吃過一兩回。」

看到這兩隻小動物的眼神充滿了狩獵的光輝,玉藻前開心的笑了,
「這食物叫做壽司喔。」她取出一旁的袋中物,將特製的醬汁倒入一皿小碟子中,
褐色的漣漪散發著某種亞米沒有聞過的豆香氣息,順手沾了口就放入嘴裡,好鹹!


「不是這樣吃啦!」玉藻前連忙拿著紙巾擦拭著亞米的指尖:「看著喔,我教妳。」
只見玉藻前又從提袋中拿出了個細長的盒子,推滑開了木蓋,取出了兩根纖細的木頭棍子,
她流利的用這道具夾起了其中一個鮮魚的握壽司,用肉片的邊角沾了沾碟中的醬汁,
優雅的遞向凱薩的嘴邊:「來、啊~小凱薩~」餵食小動物什麼的,大概是玉藻前一直以來的興趣。
  

「......和妳說過好多次了,不要把本將軍當作貓咪。」
「好嘛~那凱薩,吃吃看人家做的壽司吧~」
「本將軍就勉為其難的嘗嘗味道吧。」真是一隻經不起女色的老虎啊。亞米在心中默默地替凱薩蓋了章。

一口吞下壽司的凱薩皺了皺眉,表情古怪的咀嚼的:「這肉真沒味道,飯還有股酸味。」
「這是醋飯喔,很好吃的。」玉藻前無視凱薩古怪的表情:「還有吃吃看這種的~」

無視一旁的餵食秀,亞米拿著玉藻前給她的一雙叫做筷子的用具想夾起其中一片花壽司,
但是由於不太熟練的緣故,夾了起來後馬上的掉回盒裡,
反覆幾次後壽司中間的兔子圖案都顯得有點破碎,亞米無奈地一臉想哭。


「啊啊,小亞米不要難過嘛,用叉子也是可以的喔。」玉藻拍了拍亞米的頭,

順手也夾了一塊餵給亞米:「喜歡嗎?」酸甜的滋味在口中化開,亞米開心的點頭,體驗這少有的味道。
 

 
相隔幾日,玉藻前大概又是心血來潮的來著,
遞給了亞米
一小盒粉色的木盒,打開盒子裡面是滿滿的兔子圖案的花壽司,
開心的抱著壽司盒的亞米一溜煙的跑去書房找海德拉,
一如往常的,海拉德依舊用尾巴捧著書,窩在角落靜靜的沉思。

「小海~」亞米輕搖著海德拉的尾巴:「小海你看,是壽司喔,玉藻前姊姊做的。」
「......嘶-?」似乎是已經漸漸習慣亞米的騷擾,海德拉低頭看著亞米捧著盒子對他笑著燦爛。

略過了紫紅色的長尾,亞米的月亮上浮到了與海德拉平視的高度:
「小海一定也不會用筷子,讓亞米餵你吃吧。」不知為何,提到筷子時,亞米的語氣總聽起來有點驕傲。

海德拉看著亞米將飯盒放置在裙上,用小叉子盛起了一片花壽司小心翼翼的撕去一層薄膜,
最後看似很得意的表情,左手托在下方,右手持著叉子,一臉期待地注視著海德拉:「來~小海~啊~」
「......嘶嘶-」海德拉僵化的看著這五顏六色的食物,
伸了伸舌,吐息後在空氣中所捕捉到的物質微粒讓他覺得這壽司味道有些詭異。


「小海不想試試看嗎......啊!」有些著急的亞米歪頭問著,
一個沒注意叉上的壽司滑落到了手上而散開,米飯和配料黏酌在亞米的指尖與掌心,

「好、好可惜......」看著手中四散的壽司,亞米將手靠於嘴邊,一臉失望的吃掉掌心上已經破碎的壽司,
右手已經放下了叉子,低著頭沮喪的咀嚼著,這反應讓海德拉不由自主地產生了罪惡感。

「......嘶嘶-」指腹傳來了冰冷濕潤的觸覺,亞米困惑的抬起頭,
海德拉伸舌舔去亞米手指上的飯粒,
一陣陣搔癢感在指節盤旋,這一幕讓亞米瞬間脹紅了臉。
 
「小、小海......」
嘶-?」雖然海德拉好像一臉沒所謂的表情。
 
 
嚐了嚐味道後,海德拉看到亞米動也不動的盯著手心看,
於是自己也捧起書再次的陷入沉思。

 
 








>>102/10/22
      處於想寫甜文旦沒有靈感的狀態,未完。
>>102/10/23
      很糟糕,暫棄,希望明天回復正常。
>>102/10/24
      這篇大概棄,明天繼續新的。

**
 
 

午後的陽光柔和的撒在書房的地毯上,像是褐色的皮毛鍍上了點金沙,
外頭天空的雲輕柔像棉花糖似的點綴在晴空。

亞米抱著兔子娃娃側躺在枕堆之中,透過窗數著天上的雲朵開心地哼著小調,
小月亮自己在空中飄盪著,兔子繪本被隨意的放置在一旁,
今天是個無所事事的一天,海德拉在一旁安靜地看著書,
尾巴上捧著的是一本亮黃色的薄冊子,和往常一樣的,海德拉依舊沒有翻動過書頁。

輕鬆又愜意的一個午後,
於是亞米閉上了眼,做了個夢,夢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


蒼蒼鬱鬱的林中有一座湖,波光粼粼的水面映著陽光折耀出森林的每個細節,
亞米喜歡在湖邊聽著鳥兒空靈的叫聲,和森林中的妖精與小動物們玩耍著,度過漫長的日日月月。

印象裡她一直在等一個人,記憶卻模糊的想不起那個人的臉。

恍然間森林的歌聲變了,平靜湖水上有了動靜,
陣陣的波浪蔓延到了堤岸上,雪白的水花吞噬了草皮,
遠處的水光濺起了不同的色彩,璀璨的直逼得亞緹米絲移不開目光。

鮮血染紅的漣漪載浮載沉著某個人的軀體,
腐敗而認不得面容的頭顱上插著象徵著月神的銀箭。


 



 
>>(草稿區)  
但、也就罷了

也就罷了。

反正我們可以活這麼長久,當下快樂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nih1992 的頭像
danih1992

《 E d E l W e I s 》

danih19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