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起了歷史小說
也不算歷史 單單是鑽寫些在青史上留名的女人的的書傳記之類

 
我爸是很愛看書的人
在搬家以前 舊家是個透天房子
三樓是我爸的空間 房間外有個大陽台 
但陽台後來補了牆來 又變成了個房間

就這樣 兩個大房間成了我爸的書房 擺了許多的書

我爸偏好歷史類的書 
所有以前高中的歷史課本或國文課本上所提到的古書我爸幾乎都有一本

他也喜歡看經濟類或是全球態勢的書籍
金石堂書店上榜的名書(去掉電視劇小說什麼的)在我爸房間也常能看到

只是我爸很省錢 連買新書的錢也捨不得
所以書幾乎都是從二手書店買來的

高中時段的印象 每次他下班就會帶幾本書回來
下班放假就在書房看書 常被媽抱怨都不來陪陪家人

 

那時的我不懂看書的樂趣 當然我現在也不敢說我懂哈哈

只是覺得摸到書會很開心 但也不會想去花時間翻翻
 
很可惜的 自從搬家到小公寓後 大部分的書都已經丟掉了
在現在的家只剩下三書櫃的書 只有一個是我爸的


我和我爸的感情不像一般的父女那樣 該怎說 熱情嗎?
平常我們不太說話
印象中我大二上在學校附近住的時候只接過我爸的三通電話
兩通是我發燒 一通是我惹我媽生氣而被我爸訓了一頓

沒事的情況 我兩好像不會聯絡 回家也是噓寒問暖
不會聊到真心話
不是熱情 也不是冷淡 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的尷尬感有點難以形容

只有在我做錯事或是太墮落我爸看不下去來訓我的時候才會聊到些平常不曾談的事
大多這時他都喝了酒微醺才來和我說 
他說有些話只有在喝酒的時候才會說

我最常聽到的不外就是要多看書 尤其是歷史
 
當我大學放榜的時候 知道我讀的是文化政治系 我心情低落了好一陣子
一是不是我理想的學校 二是不是我理想的科系 
我完全不認為我會愛上政治 政治的性格和我的個性根本南轅北側

我爸知道我讀政治系沒有訓我 幾天後才和我說政治系的路怎麼走
他說政治系不是不好 它領駕於許多科目之上 而在哲學系之下
讀通了你會懂很多 懂避身之禍 懂一般人只能看的見表面而你卻能了解本質之事

前提是你要讀很多很多的書 不是只有政治 尤其是歷史和國際
 
當時我不懂也不能接受 老娘我本來的志願是設計欸哈哈怎會想來政治
所以一直到大一我還是不愛看書 我想這點應該讓我爸傷透腦筋

也許很多父母聽到自己小孩讀政治或是哲學可能會覺得白養了讀什麼這麼不實用的系

但我爸很不一樣
他鼓勵我 他常和我說讀歷史系是很有趣的 讀透了歷史你會清楚你後來的路要怎麼走

記得有次他和我說 歷史在上去就是未來學
未來學不是什麼魔術或是占譜 你看到花苞就知道它將來會開花 你看到風雲變色就知道會下雨
它是在歷史和文化上所累積的經驗而得來的預知 很高深學問

而政治系所要知道的東西實在太多 尤其不可不知歷史 而哲學又是更高德層次
讀到什麼程度就是自己的造化了

我想我爸也不是一開始就很能接受我讀政治系 
我想他也是翻了很多書和資料才來鼓勵我政治系的內涵究竟在哪裡 
可惜那時的我對此還是懵懵懂懂 也許現在也還在自己的圈子打轉


 
現在大二要忙的東西太多
當初只是想逃避現實才到圖書館翻翻書來看看 
也許就是這機緣才讓我稍能了解我爸當初對我說了這麼多的用意是什麼


由於我不是很愛看書 一開始也只找幾本有興趣的入門小說 
薄薄一本厚度像是哈利波特 還被同學糗說這麼薄根本看不了多少什麼歷史全觀

我一開始接觸武則天 上官婉兒  但這薄薄幾本讓我懂了書的樂趣
我第一次覺得書是家以外的第二個避風港 
當我覺得煩悶或壓力大的時候就會想看這類小說


看完了些女人的故事 現在的我只覺得自古以來政治對女人是有偏見的
也許現在也是 我覺得我們並不是在同一個起跑點上
應該要更努力 才能彌補這個偏見的差距
 
當然現在的我還是很無知  
但感覺比以前好的是我有了些許求知慾 

我想很多疑惑只有書裡才會找到 歷史可以讓我看到前人的範本
也許當初我爸想和我說的有一小部分是這件事情 當初只有聽懂 現在才領悟


最近到圖書館借的書有共同的特徵是
借書卡上的記錄一直都很微妙
八十幾年的學生很愛看書 借書卡上記錄多為八十幾年的印章
再來就是90、91、92、93
但往往 到97就斷了 接下來就是我蓋的101 


 
也許真的在我們學校看書的人減少了 感覺有點可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nih1992 的頭像
danih1992

《 E d E l W e I s 》

danih19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